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53 社长:周怀忠

您的位置: 电子报 > 专题新闻 > 正文

记者目击 防控一线故事 片警王远征防控疫情的一天

58名隔离人员他挨个问体温 一天不停地说不停地走

防输入 防扩散 坚决切断疫情传播链

早发现 早隔离 全力以赴救治感染者

因为疫情,管片民警的工作量倍增。除了吃饭睡觉外,他们一天里基本都是一张嘴不停地说,两条腿不停地走。他们具体都在忙什么?

2月10日,华商报记者走进基层派出所,跟随片警王远征,记录他防控疫情的一天。

回国老人不愿居家自我隔离

反复劝解做通工作

王远征,49岁,曾经是一名消防员。2006年转业至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成为徐家湾派出所一名民警。从2008年开始,他管片区。

2月10日一早,华商报记者跟随王远征“走街串户”。“疫情爆发后,工作量要比平时增加许多。”当日上午8时30分,王远征边说边打开笔记本,“今天最先要处理两件事:一件是一位从格鲁吉亚回来的老人,对于隔离和门口悬挂留观的牌子较为排斥,社区和物业对其工作做不通;另一件是一对夫妇从外地回来后翻墙而入被发现,不愿前往隔离酒店入住的事情。”

王远征先去他所管辖的最近的一个片区秦晋家园小区,要解决问题的老人就住在这个小区。该小区距派出所有两站路,走过去需要十几分钟。

秦晋家园小区物业经理侯远利看到王远征,迎上来又详细地介绍了情况:“老人是在北京中转后回到西安的,他下了飞机填的目的地是雁塔某地,去了之后发现门锁着,便回到小区。因为有规定,从外地回来的都要先居家自我隔离一段时间,但老人比较排斥悬挂隔离留观的牌子。其实门前悬挂牌子是为了邻里守望、互帮互助,也能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但说了好久就是说不通。”

听说老人情绪比较激动,王远征虽然走到了老人家楼下,但没先上楼,找来老人的号码先打起了电话。电话一接通,老人不满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说话比较难听,大致意思是他身体不好,平日里会托朋友来给他送药,还有送饭,如果悬挂隔离留观的牌子,朋友还怎么上门。老人表示对于不出门他能接受,但没人送药送饭咋办?

王远征等老人将不满情绪发泄完后,才开始劝导,讲明当下疫情的严重性,需要每个公民配合,当然,悬挂醒目的隔离留观牌子就是要起到提醒本小区的来访者远离。生活所需尽可以提,不管是民警还是社区工作人员,又或是小区物业人员,都会根据生活所需轮流代买物品送上门的。反反复复的劝解工作在电话里说了半个多小时,好在终于做通了老人的工作。

夫妇二人不愿去隔离酒店

准备回老家被成功劝返

把和老人对接的各项工作安顿好后,王远征向东三厂小区走去。东三厂小区就在秦晋家园小区对面的同建路上。

头一晚,这个小区居住的一对夫妇从外地回来,为了便于管理,该小区晚11时点之后大门就锁上了。这对夫妇是从甘肃乘坐高铁回到西安的,头天晚上10时30分到了北客站,出站回到小区已经是次日凌晨了,看着大门锁上了,二人翻墙进入小区回了家。监控拍下了这一幕,小区物业人员上门做工作,希望二人前往隔离酒店居住而遭到拒绝。

在去的路上,王远征一边走一边向记者介绍:“其他小区居家隔离就可以,但这个小区不行,因为这家住户租住的是筒子楼,这个的房子卫生间和厨房都是在公共区域,无法做到纯粹的不出门。不去隔离酒店,对其他住户就有潜在风险。”

来到这户人家,也是劝说了半天,夫妇二人权衡再三,决定不去隔离酒店,而是再回甘肃老家。随后,就买了当日下午回甘肃的火车票。虽然当下二人没有任何症状,但还是要确保不和人接触,王远征经过和小区物业人员对接,成功将二人劝返。

居家隔离男子急着办户籍迁移

帮忙联系协调解决

这边事情刚解决,王远征又接到四零七库家属院物业人员的来电,说小区有名住户还在居家隔离期就要跑出去办事情,还说可急,不让出去就吵开了。

王远征赶紧往四零七库家属院赶。这个小区在秦川路上,也有近两站的路程,王远征一路小跑,赶到时男子情绪较为激动。他问了原委,才知道男子要迁入西安户口,从其原来的户籍所在地办理的准迁证马上就要过期了,另外车辆也需要办理过户手续,所以一定要外出。

因为是非常时期,王远征让该男子稍候,他马上联系派出所领导,请示之后,表示待该男子居家隔离期满后,对于过期的准迁证可与户籍室共同想办法解决,关于车辆办理过户,因为没有时效,该男子表示也可以再等一等。

帮居家隔离人员买菜

58名隔离人员挨个问体温

看着太阳已经照在头顶上了,王远征看看表,已经到中午12点10分了。

“已经开饭了,我给同事打个电话,让帮忙在灶房打两份饭,不然又得吃方便面。”12时30分走回派出所,吃完午饭看了看表,12时50分。他说,还有两项工作要干,就是片区有58名隔离留观人员,每天都要问情况;另一项就是核查工作。片区里的小区物业除了有情况上报外,片警还需要前往核查,看小区入户登记情况;另外上级派发涉及高发疫区的20多名重点人员要进行核查。说完,他又翻开笔记本查看,边翻边解释说:“来自高发疫区的重点人口不一定是我片区的,但每个民警都分担有这样的排查工作,大家每人问一部分,落实对方的实际居住地后,再根据民警的片区进行分类,就是为了管理不漏任何一人。”

联系20多个涉及高发疫区的重点人员,这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20人里,有5个人电话没接通。15个里有其他区的,需要和管辖地的派出所对接,有3个是他片区内的,这个会先通知所属社区和物业上门核实登记,及时纳入管理。“有两个一打就挂,总拒接。给对方编发了短信,但对方也没回复。”王远征说,“对于这类电话没能联系到的,还得想其他办法,总之是要联系到人。”

忙完后,又得出门。下午3时,他需要和徐家湾社区的工作人员一起到菜场买菜。走在没有了车水马龙的路上,王远征说,还真有点不习惯,“偶尔见了人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好像每个人都是行走的病毒。真希望疫情快快过去。”

来到就近的菜场,和社区人员会合后,大家照着各物业人员对居家留观者报的生活所需品分头采买。参与代买服务的徐家湾社区党总支书记戈丹说:“王远征不仅是片警,还是我们社区小蜜蜂志愿者服务队的成员。他经常帮住户排解各种困难。疫情爆发以来,他就更忙了,对于不听劝或有冲突,都得找他来。”

菜买完送完后,已经是傍晚6时,步行回派出所的途中,王远征说,现在还有58名隔离留观人员没询问,要抓紧了。6时30分,回到办公室的王远征泡了茶坐下后嘴就没停过,对隔离留观人员逐一打电话、问体温、做登记,每一个还要聊几句。偶尔停下来喝水的间隙,王远征解释说:“通过聊天得感受对方的情绪如何,对于情绪不稳定的要及时劝导,要避免有些人对于自我隔离有思想负担。”电话打到第45个时,已经是晚上8时。王远征突然停下手上的工作,说,“光顾着赶时间了,忘了你还没吃晚饭,咱一会儿吃泡面吧……” 华商报记者 苗巧颖 文/图

华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华商报、华商晨报、新文化报、重庆时报、大众生活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华商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华商网-华商报”。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新闻热线:029-86519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