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53 社长:周怀忠

您的位置: 电子报 > 专题新闻 > 正文

医护传递大爱 医护人员全力治疗,用心安抚患儿情绪,传递的是爱与希望

陕西最小患儿转诊八院治疗 专家制定诊疗方案

她只有3岁,却不幸地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成为目前我省年纪最小的确诊患儿,虽然目前病情平稳,却令大家十分牵挂。1月30日,患儿被从延安延川转诊至西安市第八医院进行治疗。

患儿系湖北省武汉市人,是1月29日陕西省卫健委公布的1例新增确诊病例。公布信息显示,患儿1月21日从武汉市到延川县,27日出现症状,当天到延川县人民医院就诊。29日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据了解,其父母祖籍在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长年工作生活在武汉。1月21日,她跟随父母回到延川探亲,1月27日,出现发热、恶心、呕吐症状,随即前往延川县人民医院就诊。得知她从武汉回来后,延川县人民医院马上启动疫情救治程序,收入患者并进行隔离诊断。1月29日,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是目前陕西省确诊患者中年纪最小的。

延川县人民医院院长袁永生介绍,小女孩刚送来时高烧至39.3摄氏度,伴随恶心、呕吐症状。因身体不舒服一直哭闹,不肯进食。“我们先稳定孩子的情绪,尽量让她多吃饭,以提高免疫力。确诊后,医院按照国家下发的诊疗方案对孩子进行治疗。”袁永生称,孩子入院以后,通过医护人员细心的照料、诊治,1月28日已经开始进食。29日下午已经退烧,目前病情稳定。

“小患者比较特殊,我们免费为她提供不加辣、少盐、营养均衡的三餐。”延川县人民医院隔离病区主任刘成云称,在治疗期间,医护人员会和孩子玩游戏、唱儿歌,尽力为孩子营造一个轻松愉快的氛围,让她能够配合治疗。

由于患者年龄较小,1月30日下午,根据安排延川县人民医院将患儿转送到西安市第八医院,救护车经过彻底消毒检查后,小患者在医护人员陪伴下从病人专用通道进入住院部。

为了患儿能得到及时、全面的治疗,西安市第八医院在接到转诊通知第一时间,与西安市儿童医院的专家共同组建救治专家组,共同为患儿制定诊疗方案。

据接诊患儿的西安市第八医院李建武医生介绍,患儿目前病情平稳,情绪也很稳定。病区护士还为患儿准备了奶粉、洋娃娃、新鲜水果和一些幼儿书籍,希望患儿能尽快适应住院生活,配合治疗,早日康复。 华商报记者 李琳 贺秋平

自我隔离是负责

做好隔离是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也是对他人负责

武汉返乡小伙“自我隔离”的日子

22日回到临潼后没出过家门,还提醒家人保持距离

1月22日晚11时从武汉回到临潼新丰某村的小侯至今没出过家门。“不想招人嫌”和“戴口罩了”像条件反射一样,成为整个采访中他提起最多的话。

>>团圆

父母盼儿归

做儿子的咋能理解不了

小侯今年26岁,大学毕业后应聘到武汉洪山区一半导体研发和生产企业。企业位于疫情最初爆发的江汉区华南海鲜市场30公里外,两区间隔着长江。

“念书时叛逆,春节总想在外晃荡。反倒工作后,只要春节没有工作任务,一定会早早买好车票回家陪父母过年。”小侯说,这个春节也不例外。“我爸妈都是60岁左右,两个姐姐已出嫁。父母是传统的农民,春节盼儿归,我只能尽力满足。”

1月22日晚9:40,小侯从渭南北站下车后叫了辆出租车,晚10:30左右到家。

“我一路都戴着口罩,路上也没遇到测温等检查。到家后,我爸打开铁门看见我戴着口罩,还有点奇怪。我大概讲了讲武汉出现疫情。”

小侯说,自己进门后脱了外衣扔到院子里,又换了新口罩,并叮嘱妈妈这些衣物可能有病毒,别碰。

一口气吃了3个妈妈热的包子后,他对爸妈说:“这副碗筷我专用,你俩别用乱了。”小侯说火车上紧绷了一天有点累,自己洗了个热水澡后就睡了。

>>返程:路上不敢摘口罩 窝在卧铺不敢动

据小侯说,他是1月22日从武昌站上车。可能怕记者误会,他加了句“戴着口罩呢”。“当天汉口站已封站,武昌站人不多,上车很顺利。我买的是卧铺票,一路就窝在自己的卧铺没动。为了减少上厕所次数,一路上只喝了几口水。”

小侯提到,为了买返回西安的票,他从2019年12月20日就着手买直达票。“春运票历来紧张,今年也是历经波折才在1月21日一早拿到票,尽管是张从郑州中转的车票。”

现在来看,小侯觉得武汉启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措施有些迟缓。“12月上旬,媒体还称为‘不明肺炎’时,我就关注过这个新闻,还在微信中跟西安的同学提起过这事儿,但同学说他搜不到。直到12月底,才有‘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正式报道。”

小侯说:“尽管2020年1月起,武汉每天都会公布新增病例,但病例才几十例。直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采访时肯定‘人传人’后,防控才陡然升级。而1月中上旬,在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0公里的洪山区,一切照旧。唯一的‘不同’应该是1月18日单位给每位员工发了两个N95口罩,据说武汉大部分企业都在1月18日前后做了同样的事。”

小侯告诉记者,庆幸的是,自己所在的企业较封闭,而自己又是个宅男。疫情开始到爆发的2个多月时间,他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办公室和企业园区内的公寓。

>>现况:怕招人嫌

全家人活动范围只限自家院子

23日起床后,小侯先将扔在院里的衣服用100℃的沸水浇透杀毒后,再用洗衣剂清洗,洗过之后一直晾在院子里没收。

对他来说,23日最艰巨的任务是让父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23日开始,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新闻突然刷屏,我越刷心越慌,除了再次提醒父母与我保持距离外,打开电视想找到有疫情播报的电台,但当天是除夕,白天相关报道比较少。直到下午,爸妈从一条条的手机推送中终于有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趁热打铁告诉他们,‘这两天咱都别出门,不得不出门就离大家远点儿。村里都知道我从武汉回来,别招人嫌。’”小侯说。

当晚,小侯的姐姐们带着家人回来了,当天村里的路还没封。“他们都戴着口罩,我姐还给我买了几个N95口罩,又拿了一身衣服,她没想到一向不勤快的我竟然早早处理了火车上穿过的衣物。吃团年饭时,我只给姐夫敬了杯酒,夹了几口菜到我的专用碗里,离他们远远地独自吃。”小侯说。

问起小侯父亲这些天的感受,他在电话中笑了笑,啥都没说。倒是小侯的妈妈说:“我们俩咋都行,就是担心娃。现在娃回来了,我们也放心了。”

小侯说:“我家年前备的东西还够吃,只是我爸倒垃圾得出门,他从不主动和人搭话,当然也没人和我们主动搭话。全家人的活动范围只限于庄子(方言:自家宅院)里。”

>>盼望:坚信胜利就在前方 盼着一切早恢复

小侯告诉记者,其实从回家开始,他就想写一个类似“家有武汉归来的亲戚”的标语贴在门口。“但农村不像城里,各家各户的情况彼此都比较了解,想了想最终没写”。

但1月26日,小侯家大门外就有了类似的说明。那是26日一早该村党支部书记“登门”后贴上的。

“书记敲门时,我爸妈在后院。我把门一开就跑得远远的,还说‘离我远点儿’。”小侯说,“戴着口罩的侯书记在门外宣讲了疫情防控措施。”

之后,那张盖着村委会红戳的“重点防护对象”就贴在小侯家门外。村口当天就设了“布控点”,对进出村的人员、车辆等进行登记、消毒,还有宣传车不停地在村里播放普通话、陕西话版的疫情防护措施等。

村支书多次夸小侯一家觉悟高。据了解,书记也是除自家人外,这些天来唯一和小侯一家搭话的人。“这一切我们都理解,毕竟最近与‘武汉’有关的都有点‘招嫌’。”小侯说得十分诚恳。

现在,小侯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就是向单位和村里负责防疫的工作人员汇报体温(用图片)及身体状况。“其实23日还没有测温上报任务时,我就让我妈戴口罩去附近的药店买了个体温计。”小侯习惯性强调“戴口罩”。

“其实除早晚汇报外,我没事就夹个温度计量一量。”小侯说,“我每天就是刷手机。我们单位有一位同事23日回到老家海南后被确诊,目前病情平稳,听说和他密切接触的同事都被隔离或居家隔离。虽然我和这位同事没有交集,但我希望他能尽快康复。”

据了解,因为有任务,小侯的单位一直没有停工。“留在武汉的同事仍在加班,但得按要求集体住在单位公寓,上班前统一测温,一旦超过正常体温立即隔离。因为人员很少,一线的同事们十分辛苦,大家都希望一切快过去。”

小侯还说,所有回到老家的同事全都处在各种“隔离”中,经常微信聊天。

“单位至今(1月30日)没有新增病例,疑似的也没有。同事间除了相互鼓劲、祝福各自安好外,就是坚信‘战疫’胜利。大家都是在武汉工作生活的人,对武汉有感情,理解封城的负面影响,盼着胜利早点来。”

眼下,他最希望的是平安熬到2月6日隔离解除。“快了。但愿没事,希望没事,应该没事吧。”小侯说。 华商报记者 付启梦

战疫情党旗飘扬

一线医务人员工作环境和繁重程度,比我们想象得还要难

在病区连续工作6小时

不能上卫生间、喝水

华商报讯(记者 魏光敬 通讯员 檀琳)在抗击疫情前线,医务人员如何开展救治工作?华商报记者连线休息间隙的一线医务人员获知,他们的工作环境和繁重程度比我们想象得还要难。

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李飞接到学校抽组医疗队奔赴武汉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命令,匆匆嘱咐妻子:“爸妈年纪大了,不要告诉他们我去武汉了,免得他们担心。”然后就赶忙收拾行李直奔集结地。

据了解,上个月,李飞87岁的老母亲生病从河北老家来西京医院看病,工作繁忙的李飞为母亲办好住院手续后就忙着救治别的患者,住院期间一共就探望了几次,每次都来去匆匆。母亲出院时,忙着准备手术的他与母亲隔着手术室的门挥手告别。年前,他加班加点把危重手术做完,安排好工作,原本准备大年三十回乡探望父母。妻子张立心里清楚,不能回乡陪老人过年,孝顺的李飞心里有愧疚。

但作为军人,就要服从命令。作为党员,义不容辞。1月24日凌晨时分接到任务后,李飞没有任何犹豫,立即投入紧张的准备工作。到达武汉的李飞顾不上休息,就和医疗队队友请领医疗物资、协调对接疫情……忙完这些,已是大年初一凌晨4时。

1月26日,医疗队进驻武汉市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较多的武昌医院,李飞随即展开危重病患的诊治。李飞介绍,穿着两层隔离服,戴上橡胶手套、防护眼镜、厚厚的帽子和口罩,套上过膝的脚套,在病区连续工作的6小时内不能上卫生间、喝水。为了减少上卫生间的次数,节省一次性防护服和用品,李飞在进病区值班前尽量减少喝水、吃东西。

张立告诉记者,这就是军人的无悔选择。

陕西医疗队进驻武汉市第九医院正式开展医疗救治

1月30日,陕西省援湖北医疗队进驻武汉市第九医院,重症监护组早班2名医生、8名护士和2名院感工作人员,换上隔离服正式进入该院重症监护病区,展开医疗救治工作。

鉴于武汉市第九医院目前的条件,医疗队确定了整改方案及先整改、分批进驻、开展医疗工作的原则。1月29日,按照国家卫健委感控专家及医疗队感控小组的要求,该院对病区进行全面消杀及流程改造。

1月30日上午8时,医疗队重症监护组进入重症监护病区。据了解,重症监护组共60人,分成6个小组,每组配备2名重症医学科医生、8名护士,实行24小时三班倒工作制,早班是8时至16时,中班是16时至24时,晚班是24时至第二天8时。每班除了8名重症医学医护人员外,还有2名感控小组专家一同进入病区,指导队员防护及病区感染管理控制工作。

据医疗队员、陕西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张怡介绍,每班队员至少要提前1小时提前到达医院,穿戴好防护用具,由每组组长及感控小组确认合格后方可进入病区。8小时一班结束后,必须严格完成个人防护清理程序后才能回到酒店,预计该流程可能会持续2小时。

目前,医疗队所居住的青山区东兴酒店,已经按照医疗队的要求,搭建临床测温棚、设立体温监测点,管制出入人员。 华商报记者 李琳

华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华商报、华商晨报、新文化报、重庆时报、大众生活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华商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华商网-华商报”。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新闻热线:029-86519800